青年时空
 
     
南山志愿服务队 南山志愿服务队
     
 
青年文明号

首位支援河北的广东医生徐永昊真是个“空中飞人”

​“去河北就是要去治病救人,做了再说!”正在河北指导重症病人救治工作的国家级专家组成员、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徐永昊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后,疲惫不堪地靠在办公桌前说,他没有轰轰烈烈,只不过是去做一名医生、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他早在今年1月4日受到国家卫健委调派,单枪匹马从广州连夜出发抵达石家庄,是广东第一位支援河北的“白衣战士”。

年纪轻轻的徐永昊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院士和著名重症医学领域专家黎毅敏教授的学生,得到两位名师传授的衣钵,加之个人不断地努力,成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年轻骨干力量,也正是由于他出色的工作表现和专业技能,一次又一次承担起国家重任,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他辗转省内、国内,乃至伊拉克国际抗疫战场,冒着生命危险支援各地抗疫工作。

去年底,徐永昊作为新冠疫苗与冬春疫情防控督导专家,继续往返于国内重要省市地区,从青海到西藏,再到河南,元旦当天晚上才回到广州家中,第二天却放弃休息,回到医院值班看病人。

1月4日下午,他接到医院党委书记、重症医学科带头人黎毅敏教授的电话,“当时黎老师跟我说,河北有疫情,需要派人过去,问我有没有问题,我没有任何思考,话直接蹦到嘴边说没有问题,绝对没问题!”徐永昊说,经过不平凡的2020,他已经习惯了“飞来飞去”,甚至还有点小兴奋,又可以出发了。

当天晚上,徐永昊背上行囊,直飞河北石家庄,成为第一位支援河北疫情的广东医生。

得知徐永昊去河北支援,钟南山院士第一时间与徐永昊通了电话,说尽快开展该区域全民核酸检测,找出潜伏期或者无症状感染者,尽快隔离传染源。尽全力做好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并叮嘱他要注意自身防护,完成任务,平安回来。

“我刚到的时候,重症病人还不多,我们作为国家专家组负责全部新冠病人临床救治指导工作。”徐永昊说,目前还没有明确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药物,这个病进展相对比较慢,常常一两周之后才会发展成重症,“我们一方面要指导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工作,另一方面也要关注那些具有高危风险的普通型病人,尽可能降低发展成为重症的几率。”

让徐永昊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肥胖病人,体重超过260斤,入院之后病情进展,出现严重的呼吸窘迫,最严重的时候吃不了饭,说话也不能连续,“我们首先采取无创通气,然后就给他做俯卧位通气,尽可能减少插管率。”徐永昊说,专家组们讨论总结出一条不成文的经验,要让这些呼吸窘迫的病人“应趴尽趴”,帮助他们恢复通气,“毕竟气管插管有一定的风险,会带来很多后续的问题。

尽管为这样一个特别肥胖的病人做俯卧位通气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由于肚子太大,医护人员要想办法给他找到一个相对舒适的姿势,由于他吃饭都要趴在那里,通过吸管喝营养素,徐永昊和战友们不停地鼓励他、安慰他,熬过最初也是最难的两天之后,患者终于有所好转,已经可以间接停下无创通气机,也可以正常吃饭和说话,避免了有创的气管插管。

来到河北两个多星期,徐永昊说,他这次来到河北支援抗疫工作,不仅可以治病救人,而且还能够“偷师学艺”,“我到石家庄不久,童朝晖、杜斌、郑瑞强等重症医学领域的大咖也都相继抵达,跟这么多知名大专家们一起干活,我简直太幸福了!”

曾有一位75岁的新冠肺炎患者,本身就有脑梗、冠心病等基础疾病,转到医院时,已经出现神志不清、休克、血压低等情况,彩超显示心功能较差,多脏器功能衰竭,值班医生立即打电话通知已经下班回到宾馆的徐永昊。

当时已近深夜11点,徐永昊放下电话立即赶回医院,“我们看到患者的手脚已经冰冷,皮肤出现花斑,判断他可能神经性休克,立即给他进行床旁液体复苏。”由于老人家心功能很差,液体复苏需要格外谨慎,“我和童朝晖教授一起守在床边,盯着他,不敢走。”

三个多小时后,这位患者血压逐渐恢复正常,神志也得到了改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后,徐永昊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返回宾馆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室外气温零下十几度,没有带羽绒服的徐永昊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忙完之后才开始想念仍被滞留在半路快递里面的羽绒服。

“我们来到河北,包括童朝晖、杜斌、郑瑞强等这些重症大咖们都跟我们一起奋战在最前线,因为大家目标一致,就是要帮助更多的人重拾健康。”徐永昊说,受教于钟南山院士,成长于ICU,淬炼于抗疫战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哪里需要我,我就到那里去!”这句话一直在激励着自己前行。


分享到:
【点击复制本页地址,分享给QQ/MSN上的好友】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