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中文|English|OA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新闻管理
出诊信息查询
预约挂号
 
科室:
医师:
出诊时间:
病症病名相关内容 一站式查询
相关专家科室 相关新闻技术
相关健康常识 其它
出诊查询
门(急)诊指南
住院指南
院长信箱
医保指南
  • 新闻速递
  •  
一天四台器官移植手术,生命接力大爱相随

周六傍晚时分,小萍正在与家人吃晚饭,手机屏幕一闪,她的手机工作群里收到一条重要通知:明天临时有四台移植手术,请大家明早准时各就各位……小萍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计划好的生日会泡汤了,但作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团队的一名麻醉医生,她秒回两个字:“收到!”

1月31日,是除夕前可以休息的最后一个周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手术室里却一早就开始忙得热火朝天。

凌晨五点多钟,太阳还未升起,由彭桂林、杨超、王凯组成的供体小分队已经开始在整理器械、准备灌注液等所需物品,他们将分成两组前往两个地点,分别获取救命的捐献心肺。“昨天我们接到通知匹配成功了,我们一定要提前赶到,以确保无虞。”已经工作十余年的彭桂林医生说,每一台移植手术的背后,都有一个富有大爱的灵魂,因此,他们每一项操作都会格外谨慎,“我们不能辜负捐献者的这份爱心。”

供体小组出发之后,早晨七点整,包括小萍在内的麻醉科医护人员就位,在器官移植手术过程中,麻醉科医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很多人都以为麻醉医生就是给人打一针完事,殊不知麻醉医生承担的是保命人的角色。”麻醉科主任董庆龙说,所有手术最先到位的一定是麻醉医生,他们要提前做好各项准备,评估麻醉药量等,手术中则要维持患者生命体征平稳,身体功能正常运作,保证手术能够顺利进行,“从一开始的准备,到术中的各项监测和调试,麻醉医生需要全程绷紧一根弦,直至手术结束。”

其实,麻醉医生在手术后也陪伴在患者身旁,继续观察患者后续是否出现麻醉并发症、唤醒患者和进行术后镇痛治疗等,直到患者安全度过手术期。

四位等待移植的患者被相继送到手术室,做好麻醉。此时,移植沟通群里传来好消息:获取的爱心心肺状况良好,开始回程。供体器官的质量直接影响术后的效果,大家收到讯息后信心倍增,何建行教授带领器官移植团队的医护人员有条不紊继续各项工作。

上午九点多钟,两个获取小组分别带着沉甸甸的“重生希望”回到了医院,其中一对双肺将移植在因间质性肺疾病导致两肺已经严重硬化的老杨身上,此前,由于病情危重,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且上了体外膜肺,“他的双肺硬的像石头,尽管已经高流量吸氧,但我们都不敢动他,生怕稍微一活动就无法呼吸。”医生说。

在等待供体的过程中,老杨命悬一线,家属焦急万分,几乎每天都会问一下器官移植团队的工作人员,对于准备做肺移植的患者来说,上ECMO的时间越久,手术风险越高。作为肺移植领域的创新者,何建行教授担当这台手术的主刀,就在去年,他曾经带领团队为一名上ECMO一个月的患者成功做了双肺移植手术,这让老杨的家属非常有信心。

与老杨同时接受肺移植手术的另外两人更像一对“难兄难弟”,他们不仅年龄一般大,而且都是有漫长慢阻肺病史的患者,在这次移植手术中,他们将因为分享一对供体肺而成为“亲兄弟”。接受右肺移植的老陈出于对移植手术的恐惧,原本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尽管他已多次因病情加重反复被送进监护室,咳痰喘不断,身体每况愈下。

老陈的一个好朋友,曾经慢阻肺病情比他还要严重,十年前也是何建行教授为其做了双肺移植,如今到处游山玩水,这让老陈羡慕不已,在朋友和家人的动员和鼓励下,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为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搏一搏”。

“手术之前,患者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不带氧气,我们希望能够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主刀医生韦兵主任说,很多慢阻肺患者一定要等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才想起肺移植这根救命稻草,但实际上,面对终末期的良性肺部疾病,如果内科药物和一般外科手术已经失效,在肺功能严重受损、日常活动严重受限的情况下,只要没有其他重要脏器功能衰竭,应当首选肺移植,“在临床实践中,我们相当一部分的肺移植患者都是慢阻肺患者。”

在老陈“隔壁”的手术室里,老龚接受的是左肺移植手术,与老陈略有不同的是,老龚在去年住院时,还检查出了左肺结节,高度怀疑是肺癌。然而,当地医院告诉他,由于他八年慢阻肺病史,肺功能非常差,如果要做肺癌根治手术,有可能术后无法顺利拔除气管插管,依然无法获得理想的效果,还有可能危及生命,因此,当地医院推荐他来广州向何建行教授团队寻求帮助。

“我们当时判断,这位患者已经达到了肺移植的标准。左肺上的病灶虽然不大,但常规肺癌根治术不能实施,试图磁导航下病灶消融也因病灶被大血管包绕而无法实施,如果接受移植则可以一举两得,不仅能够让他重新恢复自由呼吸,而且还可以将肿瘤切掉,获得根治。”徐鑫主任说,这也是他们选择为其移植左肺的原因。

三台肺移植手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与此同时,心脏外科谢少波主任、王凯主任正与团队奋战在心脏移植的手术台上,这位女性患者年龄相对较大,手术之前通过药物、放支架等治疗,仍反复出现心衰、心律失常、晕厥,而且严重影响了肾功能,隔天就需要进行血液透析,心脏移植成为她最后的一线希望。煎熬了三个月,她终于等到了“心”生的希望。

新年元月的最后一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手术室里,四台器官移植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五十多位医护人员全程为这四个生命保驾护航,他们也是通过另一种形式令三个的逝去生命得以延续。在另一个空间里,重症医学科团队一天之内要接回四个移植术后的患者,对他们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为此,他们全力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竭尽所能做好这场“生命接力”的关键一环。

三个小时后,两台单肺移植手术顺利完成,老陈和老龚被护送进入重症监护室,当天下午,他们便相继清醒了,而另外两位“移友”在几个小时后也被平安送去重症监护室。此时,已经夜幕降临,一整日的忙碌之后,生日歌在手术室的休息区响起,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一天,除了小萍之外,也是另外一位团队成员莉莉的生日……

在医护人员的接续奋战之下,目前,四位患者各项生命体征平稳,老杨的ECMO已经撤除,老龚的气管插管也在术后第一天拔除,他还非常开心地对医护人员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的移植技术已经今非昔比,随着医学研究和技术逐步成熟,术后生存率也在不断提高。”何建行教授说,曾经器官移植是非常大的手术,需要庞大团队的支撑,如今肺移植、心脏移植等已经成为很常规的一种治疗方式,“一天可以做4台移植手术,我们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我们还实现了手术快、康复快,推动器官移植技术也进入快速康复的时代。”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广州市属医院中唯一同时具备心肺肝肾移植资质的医院,据统计截止到2020年底,完成器官移植手术480余例,其中肺心移植400余例,而这数字的背后闪耀着的是生命接力的光芒……

 

发布时间:【2021/2/4】

分享到:
【点击复制本页地址,分享给QQ/MSN上的好友】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Χ
  • 医院微信服务号
    (支持预约挂号、交费等)
  • 广医一院微信订阅号
  • 呼研所微信订阅号